beat365中文官方网站-beat365手机客户端

新闻动态

讲座回顾|刘志伟:走向田野的历史学
发布时间:2021-05-24        文章来源:        浏览:

主讲人信息:刘志伟,中山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曾任中山大学历史学系主任、亚太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现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山大学历史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山大学人文学科发展委员会主任,中国社会史学会副会长。从事明清社会经济史和华南区域社会研究。

5月19日晚,中山大学历史学系刘志伟教授应邀做了题为“走向田野的历史学”的讲座,同时邀请到了中国历史研究院古代史研究所的邱源媛研究员和解扬副研究员进行评议。本次讲座由历史学院向静副教授主持,来自本硕博三个层次百余名同学参与了本次讲座。

讲座伊始,主持人向静老师首先对主讲人进行了介绍,对刘志伟教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讲座在一片掌声中开始。刘老师认为相比于考古学和人类学,我们历史学的田野是更加广大的。对于历史学而言,最重要的田野是图书馆,但今天所讨论的田野主要还是指人类学家心目中的田野。历史学的人类学转向是现在历史学的一个重要的发展,但由于中国历史学传统太过于深厚,使得这个转变颇为艰难。“史”是国家记事书,钱穆先生在《国史大纲》开篇说到:我民族国家已往全部之活动,是为历史。这就是说历史活动的主体是国家,所有个人都是这个国家的角色、成员,所以这种活动是一种国家行为。

关于历史学的传统,刘老师提到,中国古代历史学以治乱更替为中心,涉及制度、文教、德行、治术、国势、民风等等。到了近现代,是在进化论观念下以文明“进步”为中心,包括社会形态的进化和有机体的进化。以官方档案、典籍(经史为主,子集辅之)为史料,我们就无法摆脱文人话语。由于在观念结构上研究者与研究对象是同构的,历史学者是旁观者的同时,其实也是参与者,就算是以一种中立的态度写出来的文字也很难做到完全的客观。我们要相信历史的“真实”与“正确”,尽管在某种程度上很难界定什么叫绝对的“真实”与“正确”。这样的历史学传统使得我们将国家/文化本质化,进行一种本质化叙述。

历史学转向最早可以追溯到梁启超的新史学,近一点可以追溯到五四新文化运动。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主张就是顾颉刚先生在《民俗》发刊词中提出的:

我们要站在民众的立场上认识民众!

我们要探索各种民众的生活,民众的欲求,来认识整个社会!

我们要我们自己就是民众,应该各个体验自己的生活!

我们要把几千年埋没着的民众艺术,民众信仰,民众习惯,一层一层地发掘出来!

我们要打破以圣贤为中心的历史,建设全民众的历史!

这是民俗学运动给我们提出的追求,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对我们人文社会科学提出的追求。

接着,刘老师简要介绍了对其影响深远的两位中国社会经济史领域的大师——傅衣凌先生和梁方仲先生。傅先生注重以小见大,虽然多用搜集到的民间契约文书进行研究,但不放弃对中国经济形态总的轮廓的说明。梁先生与毕业于清华的一群同学于1934年在北京成立经济史研究会,在天津《益世报》和南京《中央日报》上开辟《史学》周刊。

历史学的转变要归功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建立。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提出:

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此第一个需要确定的具体事实就是这些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受肉体组织制约的他们与自然界的关系。当然,我们在这里既不能深入研究人们自身的生理特性,也不能深入研究各种自然条件——地质条件、地理条件、气候条件以及人们所遇到的其他条件。任何历史记载都应当从这些自然基础以及它们在历史进程中由于人们的活动而发生的变更出发。

这是历史唯物主义一切理论的基础,但是我们却经常忽略。我们所有的历史解释都要从人的活动出发,不管这些人是帝王还是普通民众。我们的历史学一定是从人的行为出发的。

刘老师认为,从中国学术史来看,明清社会经济史领域在这个方面走的最远。在经济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影响下,明清社会经济史研究取得了社会科学的取向、理论的关联、新问题的提出、历史资料的补充四方面的变化,从而慢慢形成了历史人类学。这要求我们的历史研究走进田野、重视民间文献、重视人的生活行为,特别要重视将人的行为放在一定的地域社会去理解,要有一定的社区观念的整体性。走向田野的历史学绝不是去田野中找几条材料,其背后是整个史学范式转变的追求。实际上,历史学家走向田野从太史公司马迁就开始了:《史记》将文献与田野调查进行结合,是历史学深入田野的很好的范例。

最后,刘老师结合实例从以下几个方面具体说明了历史学者进行田野研究需要的努力:搜集田野资料、体验历史现场、在田野中跨越“学科”藩篱、在田野中培养“同情”的理解、回到文字记录的历史现场/文本的语境、在现实中寻找历史、文字传统以外的世界、文字的记录与百姓的历史记忆、“现在”如何制造“历史”。

讲座后,向静老师对刘老师讲座内容进行了总结,回想了自己参与实地调查的经历,认为研究要表达出乡村生活的情感和感受,真正抱有同情之理解。邱源媛老师认为这场史学“革命”导致我们思维的变化,让我们关注身边每一个个体,关注人是史学者最重要的内心的关怀。在平时学习过程中,我们也应该多接触不同视角。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关注乡间并非不关心国家,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阐述国家,相比更加多元、更加丰富、更有血有肉。解扬老师对作为历史学家和民俗学家的顾颉刚先生、历史人类学的“解构”问题、普通人和人们的关系、历史学的时间维度问题等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和思考,并表示希望和同学们一起多走向田野,多学习更多知识。现场的几位同学也提出了自己对于历史人类学有关问题的困惑,刘老师耐心解答了同学们的疑惑,本次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